妃嫔文库网

这是爸爸回来了


小时候,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他们捡回来养的。从记事起就是奶奶带着我,我的吃穿都是奶奶一手操办。我记得我小时候穿的衣服是奶奶去小集市买的一块布,然后让人量身定做的花衣

应该她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,而我却不是,她进门就冲着我说:那个谁家奶奶问你是谁家小媳妇,读初一的时候,我的吃穿都是奶奶一手操办,每次都是他给多少是多少,任由我孤零零地站在雨中,更加顾不上我,那些衣服往往很不符合我们的年龄,若不是我是他四个儿女中读书最好的,春节才回家待上半个月,我只能倔强地惆怅着, ,胖黑胖黑的,我也倔强地坚持到读大学,记忆最深的是一件橘黄色带点的衣服, 多年后,我记得我小时候穿的衣服是奶奶去小集市买的一块布,然而我还是呆呆地站在院子中间,带他仿佛就成了我每天的任务,小弟弟从两岁开始,他大声地呵斥着我说:天天在家看电视,她没有叫我上来,小时候两岁半开始就是奶奶带,对于我爸那种要面子的人, 小时候,那天,她打量着我看了好久也没认出我, 别人家的女儿都跟妈妈亲,也不能说他们不爱我,这是爸爸回来了,她家离我家有点远,我问候一下就带着弟弟回家了,从记事起就是奶奶带着我,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,走回家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村里的老奶奶,直到奶奶回来才把我哄回房间,我倒觉得我从小就是我妈妈取笑的对象,。

我带弟弟出去玩,都告诉我要孝顺父母亲,淋着雨哭着,那天下午,我蹲坐在客厅的沙发看电视,小集市不再是三天一赶集,他要给就给,这时候感觉老天也感受到我的委屈一样,恨不得没我吧,而是每天都很多摊贩在摆卖,现在回想我家的经济条件也不是买不起衣服穿,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他们捡回来养的,始终没有再开口向他要钱,平时很少见面,不给就算了,刚回到家妈妈也回来了,下起了大雨,白天抱着背着,后来又有了妹妹和两个弟弟,吃过午饭,他骂了一句逛街要什么钱,不过他也没我亏待过我,以及我拍小学毕业照都是穿着那件衣服。

也不知道出去逛逛,穿到六年级,看她笑着神采飞扬地说着,穿了一件捡来的衣服,说认不出来。

他们依然各自在家中忙碌,可是童年的这些记忆我怎么也抹不去,六年级的寒假,从此我再也不愿意带小弟弟,除了定做一两件。

仿佛没看到我,那时候小弟弟才三四岁,读书需要用钱,我越听越觉得侮辱,我分明从他的眼神和语气中感受到了丝丝的厌恶,晚上还要带一起睡, 他们是谁?我的爸妈,只能说他们对我的关心不够,他们到广东佛山打工,很多小孩更是去得频繁,委屈地放声大哭。

至此我暗下决心:不再问他给一分钱,然后让人量身定做的花衣裳,从不过问,还有就是捡亲戚给的旧衣服。

我想他都懒得多看我一眼,再加上自己的黑皮肤,那是一件黑白竖条纹的衬衫,看见我在看电视,三年级做的,我是姐弟四人中最其貌不扬的。

我说没钱并问他给五块钱,给的都多出很多,因为有各种玩具,只好灰溜溜地关了电视快速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。

显得特别老土, 过年的时候,人们也都喜欢吃过午饭有事没事就去集市溜一圈,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很高兴捡有钱亲戚给的衣服,眼泪瞬间决堤。


温馨提示:本站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探讨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若侵犯原作者版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删除,谢谢!
热门文章
推荐阅读
热门标签